王家衛的電影向來都能令人耳目一新。他的《東邪西毒》改編自金庸小說《射雕英雄傳》,但主要故事情節和金庸原著沒有關係。有趣的是,小說中的配角—東邪、西毒、北丐,就在電影《東邪西毒》用前傳式出現。故事講述歐陽鋒(張國榮演)因深愛的女人嫁給兄長,而離開家鄉白駝山。他隱居於沙漠,靠殺手掮客的生意過活。他認識了風流劍客黃藥師(梁家輝演)、慕容燕 / 慕容嫣(林青霞演)、盲武士(梁朝偉演)、洪七(張學友演)等人,他們都有著情感上的問題。《東》有別於一般武俠電影,它披著武俠的外衣,主題卻是愛情、回憶,並且不談俠義。

《射》中人物就活在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國完顏洪烈、金國等真實歷史背景下然而,電影中的時代感被淡化,沒有明確年份、歷史背景的線索。電影不再以宏大的歷史為背景,取而代之,以歐陽峰的視角為敘述觀點。電影中張國榮的演出尤其一絕,充分地表現歐陽峰孤傲的形象,絲絲入扣。他是錙銖必較與非常自我保護的男人,抱以「想要不被人拒絕,就要先拒絕別人」的想法面對情人,結果卻招致他愛情上的失敗。

歐陽峰沉淪於回憶,真實的時間也變得模糊。他生活的地方是冷清、悶熱的沙漠,象徵著孤獨和絕望。王家衛的電影常常有一些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的人物,《東》也不例外,如盲劍客、洪七、黃藥師等,只是歐陽峰人生的過客。他們沒有餞別,只是無聲色地離開,反映了在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存在的疏離和漂泊

電影中,「回憶」是相當重要的主題。黃藥師聲稱「醉生夢死」是一罎喝後可以忘記了許多事的酒,但歐陽峰喝後,發現「醉生夢死」不過是玩笑,忘記過去根本不可能。時間即使過去了,都不能忘記,正是「凡走過,必留下痕跡」。電影故事不強調真實歷史,因為人們腦海中遺憾的回憶更顯出他們活於過去。

看來你的年紀也有四十出頭了,這四十多年來,總有些事你是不願再提,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見,有的人曾經對不起你,也許你想過要殺了他們,但是你不敢。哈,又或者你覺得不值,其實殺人,很容易。」

 

除了愛情的主題,電影也淡化了俠義精神,反而深化了現實生活的真實感。劍客為五斗米折腰的現實問題並不是一樣武俠片會觸碰的主題,卻在《東》中發揮到淋漓盡致。例如,盲劍客為了盤桓而殺馬賊、歐陽峰為了生活而做了殺人買賣,就算武功和抱負再高,也要正視「武功高強也得吃飯」的窘困生活, 一反武俠小說中無憂無慮的生活。生活一貧如洗,即使武功高強亦無用武之地,對武功為上的武俠世界作出了反諷。

「俠」不再為電影的核心,人物非以俠的形象出現。武俠小說中俠義的主題更是蕩然無存,甚至在小說中是行俠仗義的洪七,之所以幫助別人,並不是因為俠義,只是他覺得痛快而做。俠義忠孝、正邪善惡分明不再重要,違反了小說乃至武俠電影的傳統。

導演進一步要故事角色面對宿命。洪七懷著樂觀態度離開沙漠,歐陽峰自困在沙漠內。洪七問他沙漠後面是甚麼,他回答「只不過是另一個沙漠」,但洪七就對沙漠的後面懷有無限盼望,並決定闖蕩江湖。自我封閉和樂觀兩種性格的衝突,不同性格決定了不同命運的宿命,一個選擇孤身飄泊,另一個選擇攜妻闖蕩,結果兩人的命運愈走愈遠。引用電影中的一句佛經 —「旗未動、風也未動,是人的心自己在動」,《東》不跟隨武俠片的主旋律,另謀出路,一同與觀眾探索人的內心。

關於專欄

Sisyphus

Sisyphus

永無盡頭而又徒勞無功的生活,唯有寫作,讓人沉澱。

發表留言